http://www.tend2trend.com

接替耿忠强任中交地产董事兼总裁

  作为中交地产总裁,耿忠强难辞其咎,离年底200多亿的任务差距甚大。恰逢中交地产系人事大换防,于是,耿忠强与绿城中国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进行调换。

  有消息称,李永前有可能被任命为中交地产党委书记。或许,中交地产系下半年还将会有一波人事动荡。另悉,耿忠强在绿城中国的具体分工尚未公开。

  这些数字,杨剑平功不可没。在2018年中交地产年报上,还挂出了杨的名字和报酬,数字是186.35万元。

  此类集体土地使用权的出让,未来也有助于租赁住房、共有产权住房等形态的开发。

  据消息灵通人士透露,中交地产人力负责人为完成年度任务指标,开始了大裁员,“有员工收到一次性补助就被裁减,有的员工则是被迫调整到总部或是分流至城市公司。”

  47岁的耿忠强是施工口企业出身,高级会计师,内部自称为“融资专家”,翻开其履历,他原先最早是中国房地产开发集团公司总会计师,并没有具体从事房地产开发业务的阅历与经历。

  耿忠强走马灯去绿城赴任,分管投资,从中交地产总裁摇身一变成绿城中国执行总裁,名义上是换岗,实则本人收入大幅提高,赚取了丰厚的薪酬。

  张小争,华星传媒CEO。曾任光线传媒总裁助理兼首席研究员、其欣然传播机构执行总裁、中科招商创业投资经理。中国传媒大学娱乐经济博士后,中国人民大学中共党史学士、法律硕士、新闻传播学博士。

  由于中交地产2019上半年的销售数据尚未公布,但从预报的业绩并不理想,归母净利下降超过83%。有消息人士透露,中交地产2019上半年销售额仅有60亿元左右。但有第三方机构显示,中交地产的这个数字是139.7亿。具体是多少,惟有等它的半年报。

  李永前回归中交地产,接替耿忠强任中交地产董事兼总裁,下半年他的“压力山大”。毕业于郑州大学的李永前于2014年1月加入中交集团,他拥有丰富的房地产开发经营和管理经验。

  2018年5月,温州老板杨剑平离职,他原本希望入主这家央企上市公司,实现市场化混改,但最终还是挂靴而去。他为中交地产整整打了两年工,在他的任期内,中交地产曾赢来短暂的春天。

  而在前任温州老板杨剑平的任职期间,虽然他引导下的一场民企混改央企的计划流产,但2017至2018年却是中交地产市场化和专业化较为成功的两年。

  7月14日,中交地产发布2019年半年度业绩预告,预计上半年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9200万元,同比下降83.01%。次日,中交地产股票跌幅5.92%。

  截至5月31日,格力地产的借款余额仍有203.75亿元,而同期未经审计的总资产仅有317.29亿元。

  在中交地产年度经营会上,耿忠强曾宣布了一个“553计划”,“2019年完成200亿元销售额,三年内做到500亿元,五年做到1000亿元。”

  除了中交地产,中交房地产集团旗下还囊括了中交房地产控股的绿城中国,被托管的中交置业,边缘化的中房集团,不涉足国内地产的中交海外地产,作为房地产开发金融支持平台的中交鼎信,鲜有曝光的北京联合置业。

  去年9月,赵、耿二人上台后,便开始大刀阔斧改革,小到公司人脸识别和打卡考勤,大至中交地产内部组织架构体系调整,将“总部区域城市” 三级架构改为“总部城市”两级架构。

  四天前,7月10日,耿忠强从北京远赴杭州,出任绿城中国(执行董事兼执行总裁。虽谈不上加官进爵,但年薪大幅上升。

  乐居财经获悉,“耿忠强在中交地产年薪为190万元,去了绿城后将变成740万元,这还不算年底奖金分红,总计年收入可能超过千万元”。

  理由一笔带过,业绩变动主要因为本报告期房屋交付面积较上年同期减少,导致结转的利润减少。翻译一下,就是供货很少。

  杨剑平卸任的四个月后,不久,此后,赵晖接任,壮大中交地产系的房地产板块。两人组成“中交地产”新一届的领导班子,在一家民营资产管理公司做了创始合伙人。试图让中交房地产集团和中交地产相互配合,耿忠强则被聘任为中交地产总裁,他选择下海,孙国强也对外宣布不再担任中交房地产集团董事长。

  很意外,耿忠强离开了中交地产(000736.SZ),他任总裁不足十个月。

  在2018年,中交地产交出了一份亮丽的成绩单:2018年公司营业总收入89.48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42.91%,实现利润总额15.42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47.07%,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8.10亿元,较上年同期增长36.69%。

  此前,城市公司关于拓展拿地项目等流程审批,中间有“区域公司”可以作为保障、规范市场拿地行为,当撤区域公司后,变为直接由城市公司输送至总部,进行决策和评估。

  因企业性质等不同,中交地产与绿城中国的薪资方面存在极大的剪刀差。2018年,耿忠强在中交地产的薪资仅为29.7万元当时他是中交地产的董事,而李永前在绿城中国的薪资为1515.4万元,包括袍金、薪金、退休福利和奖励款项等。

  在任期内,耿忠强的表现差强人意。2018年上半年,中交地产营业收入31.8亿元(同比增285.1%),净利润3.03亿元。这是他的前任杨剑平的功绩,香港上市新贵中梁控股董事长杨剑的胞弟。

  这导致耿忠强自己的办公桌上,积压着大量的久拖不决的人事和非人事文件,造成了中交地产行动迟缓,决策效率低下,业绩一路下滑。

  7月16日,广州市规划和自然资源局与广州市住房和城乡建设局联合发布了《广州市商业、商务办公等存量用房改造租赁住房工作指导意见》

  杨剑平拿业绩说话,每天从早到晚都在开会,还将中梁地产成功的秘籍“项目运营团队跟投机制”带到中交,让员工对“财富”的渴望与其自身的“价值”划上等号。

  7月3日,宋海良深入中交房地产集团考察,并开展“不忘初心、牢记使命”主题的调研,当问及中交地产的业绩时,他表现出不满。

  梳理中交地产派往绿城每位高管的薪资,其薪酬实现了“暴涨”。刚辞任绿城中国联席主席的刘文生,在2018年酬金高达2248.9万元,甚至有圈内人士调侃:中交地产系高层集体去绿城赴任,“赚高工资,没有风险,压力小”。据年报,2018年绿城中国营业收入为603.03亿元,而中交地产营业收入为89.48亿元。

  另一方面,中交地产总部的重要职能部门和关键岗位的领导短缺,甚至有很多部门没有正职,只有三五普通经理、主管人员,但却需要直接拍板决策管理城市公司的五六十个项目,包括运营、营销、商业、成本等关键业务。

  据知情人士向乐居财经透露,在央企工作30年离开,老孙应该是呆得很憋屈,“走为下策”。

  彼时,孙国强明确,“中交房地产集团的任何人,不要干预中交地产的业务管理”,而是从市场引进民间资本进行混改,任职业经理人为贤,充分授权杨剑平,让他掌握中交地产的船舵。

郑重声明: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转载文章仅为传播更多信息之目的,如作者信息标记有误,请第一时间联系我们修改或删除,多谢。